唯物主义者的爱情 01

*OOC都是我的锅_(:з」∠)_

*大概会分成两三次完成,毕竟我还不知道后面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捂脸】

*温馨的日常向,政治方面是真的搞不懂啊qwq

===================================



  李达康一直是个典型的唯物主义者。别人都说他着实无趣的可以,这话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风一样的钻进他耳朵里,又风一样的刮走了。他懒得理睬这些传闻,一门心思都扎在了京州的那一纸规划图上。李达康觉得,计较这些莫须有的事情不如多花点时间来落实供给侧改革。他喜欢用数据说话,用事实证明一切,可现在他却没了这“说话”的机会。





  他在后半场的省委常委会上一言不发,只是拿着手里的钢笔转个不停,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会议记录看个没完没了,不知道那上头到底都记了些什么重要指示。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工作狂一样的李达康书记难得走了一次神。他脸色上看着虽然和之前并无半点差异,但是心里的波涛汹涌比得上黄河“奔流到海不复回”了。





  这个“明眼人”当然就是沙瑞金。李达康甚至不知道沙瑞金在自己放空的时候一直盯着自己看,以至于当他一抬头的时候正好撞上对方的眼睛,心下不免一惊,钢笔终于啪的一声掉在了桌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这声音当然引人侧目,更多的人把目光落在了这支笔的主人身上。李达康轻咳了一声,不动声色的把笔又拿了起来,然后他坐直了身体,希望借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但坐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还是发了话。





  “达康书记,有什么意见吗?”他当然知道沙瑞金是故意的。既然省委书记发了话,所有人的关注点更是跑到他这里来了,李达康心里本就郁闷不已,被同僚们各色的眼光这么一看情绪更甚,尤其是旁边的高育良,眼神里意味深长的紧,但是李达康现在可没时间陪他玩儿这个弯弯绕,他甚至连看都没多看他们一眼,只朝着一群常委扔出来了两个字,“没有。”





  傻子都看出来李达康今儿气不顺,何况这一桌子人哪儿有一个傻的。





  会议进行的异常顺利,讨论的过程并没有太大的争议,表决也是全票通过,所以结束的时间也是意外的早,大多数人都开始收拾起东西往会场外走,沙瑞金开了口,“达康书记,你留一下。”





  他刚拿起水杯的手一顿,然后杯子就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李达康清楚沙瑞金把自己留下的原因是因为什么,他心里不痛快,毕竟自己最看重的一个项目被派到吕州去了,换谁都高兴不起来,更何况他可是个拿GDP当命根子一样看的人。





  “生气了?”沙瑞金走过去,坐在李达康旁边然后问他。现在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会议上一直保持紧绷的神经也能稍微放松一点儿。





  李达康现在更是连话都懒得说了,他心想,明知故问吗这不是,但是抛开他俩另外的一层关系来讲,他俩还有着一层上下级的关系,于是他不得不耐着性子跟他说,“沙书记,您知道我很看重这个金融商务区的项目,吕州固然好,”他转过身,“可金融商务区显然更符合现今京州的经济发展趋势。京州老城改造进行到了收尾环节,措施开展的紧锣密鼓,如果在它的基础上开展建设,即能利用该地区的有利地形,又能保留它原本的历史价值……”说到这儿的时候他停了一下,“我实在是想不通,您怎么就先提出来把这任务给到吕州去了。”





  这官腔说的沙瑞金直皱眉头。这完全就不是他俩私下里的相处方式,由此也就证明了一点,李达康跟他较起真儿来了,每次只要这样,这位李书记骨子里唯物主义的本质就一览无余。这明摆着就是质问沙瑞金来了,没办法,沙瑞金也只能一套官话原封不动的送了回去。





  “李书记,你现在要忙得可不止是老城改造这一个重点吧?我给你算笔账,”沙瑞金跟他讲,“老城改造完成之后还有轻轨沿线,这可是一个重点工程,沿线区域既有京州市东北部的大片居民区,还经过了两处省市级重点保护的历史古迹,修建工程线路长、难度大、工作不好开展。还有最近那个化工厂污染事件网上传的是沸反盈天啊……”





  “我了解过了,城西南化工厂废水污染排放的问题,市委已经派工作组过去了,”李达康接着沙瑞金的话说下去,表情微妙,“现在交由市环保部门继续处理,工厂正停产整治,这个您放心。”





  “保障群众的利益要放在第一位,还有,适时要安抚群众情绪,”他话说了一半然后发现话题的重点似乎是跑偏了不止一点了,又赶紧把话题给扯了回来,“所以说李书记,你这肩上的担子可一点都不轻啊。”





  李达康挑眉,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跟他说道,“我不介意任务再多一些。”





  每当这个时候,之前被抛开的另外一层关系就又会被提起来,沙瑞金放低了声音,放缓了语速跟李达康讲道理,他感觉自己简直是在循循善诱,“你工作忙,我这不也是心疼你吗。”





  “那你可别心疼我,你这一心疼我,工作都别开展了。”坐在旁边的李达康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之后就不说话了。




  他最近老胃病又闹的厉害,被沙瑞金勒令禁止再喝酽茶,只能喝白开水,辣的凉的酸的这类吃食也不让他再碰。李达康心里清楚,这是为他好,况且他知道沙瑞金跟他一样素来是霸道惯了的,也就由着他来了。





  沙瑞金一听他这话,以往的好脾气瞬间消失不见,笑脸也让他给收了起来,之后他站起身。





  “李达康,你是跟工作较劲还是跟我较劲啊?”





  “谁现在跟我说话我就跟谁较劲。”他也不顾着什么时间场合上下级关系了,他就是心里不舒服嘴上又不服软,吕州发展速度更先一步他心里明镜一样清楚,任务安排过去也是无可厚非。





  但是话既然说出来了,就像泼出去的水再想收回来,难啊。向来一言堂的市委李书记,干脆眼一闭心一横,迈着他的大长腿在这话音才刚落下之后就大步流星的出了会议室的门。





  沙李配之间的冷战随即开始。




 
评论(16)
热度(84)
 
© 瑾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