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主义者的爱情 02

01 前篇在这里!

*再次的OOC预警,我已经开始放飞自我了_(:з」∠)_

*让我们给育良书记点蜡,心疼一分钟23333

*我尽快把这篇在周四前给写完,好写接下来的新脑洞w

*已捉虫,所以重发了一遍~

===================================



  冷战归冷战,但是生活总还是要继续进行下去的。就比如该开的例会总是要开,该见的人还是得见。沙李二人在各种大小会议上默契依旧,脑回路也保持了高度一致,但是,平时私交甚好的他们却变得不像往日了。见了面招呼也不打了,明明顺路都不一起走偏偏要一人一边岔开走,好不容易有时间能碰到一块儿吃顿饭吧,也统统借口考察调研给推了。



  但凡心思缜密细腻一点的人都会发现他俩现在的关系有点微妙。



  这种微妙的关系大概持续了得有不到两三天的时间,一开始有人觉得,只是向来不分给感情半分钟时间的李书记又回归了自己曾经工作狂的模式追求起GDP去了。但到后来这件事被有些意图不明的人说成是李达康和沙瑞金在几天前的常委会上因为商务区的安排问题有了不同的意见分歧,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换了别人都好说,偏偏这两位都是霸道的主,在这种影响整个汉东省经济发展的重大问题上出现了分歧,那这问题就没那么简单了。



  当然了,这件事的实情到底是什么,除了这二位自己心里清楚以外没人知晓。所以他们也就不知道自己脑补出来的内容和实际情况差了十万八千里。



  唯心主义不可取,唯有唯物得人心。果然什么事情都要以实际为准,从实际出发,避免过度脑补。后来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高育良书记吸取了经验教训以后如是想。



  前半夜熬夜写报告分析的高书记打算在会议休息的间隙打算出去抽根烟提提神儿,好接着去开下半场的会。他捏了捏眉心,出了会场转身去了吸烟区,然后看见了已经在那儿吞云吐雾的李达康。之前他见李达康抽烟并不觉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他抽烟的习惯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从他们一起在吕州搭班子的时候就是这样,他还笑过李达康就是活脱一个老烟枪。



  但是现在他再见到李达康抽烟就是一件很奇怪,也是很诧异的事情了。他知道李达康抽烟的这个恶习已经改了良久,甚至李达康自己都在前不久的一次常委会后承认自己把烟给戒了。后来路过听见他们这番话的沙瑞金还笑得十分高兴,甚至还给拉着他们这一帮人讲了半天的吸烟十宗罪,好让这帮有烟瘾的干部尽量都改一改,说到最后还特意提了一句李达康。



  “李书记能在这种日常行为习惯上也起到模范带头作用,你们可得向他好好学习啊。身体可是一切的基础,是革命的本钱,只有你们身强体健,才能更好的完成工作,给百姓们做实事儿,做好事儿。”
  


  所以现在高育良看见李达康抽烟不得不满心的疑问,他走过去,看见李达康手上的一根烟已经快要抽完了。高育良把烟掏出来,点上火,深吸了一口又把烟吐出来,这烟味儿仿佛伴着沙瑞金曾经说过的吸烟十宗罪在这周围彻底缭绕开了,他才开口。



  “真巧啊达康书记,”那根烟慢慢燃落成灰,火光似乎一点点的爬上了高育良的指尖,“我记得你是戒了烟的,怎么今天这烟瘾又回来了?”



  李达康看了看站在旁边的人,没有说话。他扔了自己手里的烟蒂,然后在高育良的注视之下又点上了一根新的。他清楚的看见对方脸上的表情有了点略微的变化,然后这时候他才开了口,“最近压力有点大而已。老城改造和轻轨二期沿线赶到一起去了,休息时间总是不够。”



  李达康夹着烟的修长手指伸出来,往旁边的烟灰缸里轻轻弹了下烟灰,脸上甚至还带着点寡淡的笑。然后李达康接着跟他说,“每当这个时候,这抽烟的必要性就体现出来了。”



  高育良只看他这老对头脸上的笑,以及多年共事对他的了解,心下就清楚他跑过来抽闷烟的原因绝不是那么简单,“恐怕不止是这样吧。达康书记,我倒听说是因为前两天那个金融商务区的项目,你与省委沙书记出了点意见分歧。”



  李达康最近工作忙的焦头烂额,就算他办公室里挂着宁静致远以此用来时刻提醒着他要待人待事保持平和,但是也奈何不了他遇到手底下这一帮办事拖泥带水、唯唯诺诺的人民好公仆啊。一件件事项落实到基层速度非常之慢,甚至现在很多的具体事项还是要他这个市委书记亲自去过目审批。一过了五月初,汉东的天气就变得越来越热,而他这火爆脾气也随之见长,火一窜上来怼人怼的是得心应手,下属因为工作问题被他怼的体无完肤更是常有的事。



  所以他一听高育良提起沙瑞金来,脑子里瞬间想的就是那天开完会之后,跟他较劲的沙瑞金的那张脸。于是他工作上那怼人的气势瞬间沸腾炸开,气得他狠吸了一口手上的烟。



  李达康抬头正看见高育良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好像非得要他给出个答案似的。他作为一个政治家心里当然明白,跟沙瑞金生气归生气,但是工作和感情是必须要拎的清的。



  况且事情的关键完全不在于这个项目的安排问题上,高育良这话一出来算是挑明了现在的舆论走向。李达康理解起这句话来,更倾向觉得是有人认为他在常委会后质疑沙瑞金的安排有失偏颇,继而才有了现在这样的矛盾。



  所以他敛起了自己过多的个人情绪跟高育良说,“这话您是听谁说起的?我这个当事人倒是自己都不知情了。那天常委会后沙书记是和我谈了谈,他问我会上是不是持了保留意见,我跟他说没有,这件事上我俩意见是一致的。”



  “我倒认为瑞金书记在会上的提议完全没有问题,反而是我太心急了一些。吕州现期的发展更适合金融区开发,这任务组织上安排给他们,他们应该当仁不让。而京州现在也有京州需要全力完成的任务,我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李达康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不难理解,什么意见相斥僵持不下统统都是空穴来风,人家这二位的关系好得很,还用不着他高育良来操这个心。



  高育良这一根烟都没抽完的功夫,感觉自己像是触了天大的楣头。李达康的话点到为止,他也就不再好说些什么了,只是跟他说,“要是这样最好,想要各项任务顺利推进,那咱们班子内部自然要保持高度的政治默契。达康书记这话是应该让那些想法过多的人好好学习领悟一番了。”



  这话说完的时候,李达康手上的第二根烟再一次燃尽了。他丢了烟蒂转身就往会场里走。但他刚转过身却又跟想起什么似的,回头有意无意的看了高育良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应声说道,“那我也衷心希望,育良书记不在这波人的行列之内了。”



  高育良被他这话噎的说不出一个字来。他看着李达康的背影转身走进了会场的大门,没来得及吐出去的烟差点又一口气吸回肺里去。

 

 


 
评论(4)
热度(28)
 
© 瑾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