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

lofter怎么都沦陷成这样了,我又没开车_(:з」∠)_文字和谐了的话就去微博吧qmq

BE预警。达康已经是省长啦,文里那个县嘛…不存在的233

主要是受了期末考的刺激……精读,听力,真刺激。

不想看虐的话看到最后那句“我爱你”就好了小可爱们!!

已捉虫。然后不接受送快递和查水表,害怕qwq

微博链接:不灭


===================================


 李达康刚刚结束了对平城这个贫困县的考察,毕竟对于一个新上圌任的省长来讲,要调研要考察,不同的例会更是一个接一个的开,汉东的政圌治局面总算是拨云见月,但更多却有着一种百废待兴的意思。李达康这边的考察才进行了不到一半,却听说自己的“老根据地”——京州,似乎出了事。



  他连骂现任京州市委书圌记的心情都没有了,处理完手头所有的事情以后,还不忘走之前握着这平城县县长的手,跟他说道,县里的问题在省里调研结束后一定会给出一个解决方案,不会一直苦着这一县的老百圌姓。之后也顾不得别的什么就马不停蹄的往回赶。



  他们上车的时间大约是晚上七点零五分,是城市晚上最灯火通明的时候。李达康在车上想着,当时只听着电圌话里的声音十分乌涂,背景嘈杂,市委书圌记更是连话都快讲不利索了,让他觉得这事儿颇有一种大风厂“一一六”事圌件再版的感觉。李达康是个急脾气的,事发突然,他也不知道京州现在的具体情况,于是他就催着司机往快了开。回去的路有的地方的确不太好走,难免会有点颠簸,但是慢慢的,路况就变好起来了。窗户外面的灯光被晃的像一朵朵盛开的花儿,他们从车窗看出去,似乎还能看见左手边明圌镜般的湖泛着潋滟的光,和右手边还有着雾气的山的影子。他们面前是万家灯火,车水马龙,高楼林立。



  李达康坐在车上脑子里一片混乱,他觉得自己之所以现在这样,大多是因为这路。自己因为修路,差点儿一辈子的人生轨迹都要修改了,幸也不幸,他的人生轨迹也的的确确因为这原因而被彻底改变,只不过方向不同而已。他想着,平城的路一定要修,不然经济谈何发展,人圌民又怎谈生活?这样人杰地灵的地方要一直贫苦下去,实在是可惜。



  他心里于是七七八八的有了一份草稿,怎么来修路,搞基础设施,甚至连“互圌联圌网+”都让他仔仔细细琢磨了一遍是否有可行性。从李达康自己的角度而言他觉得问题不大,但是他转念一想这事儿还是要和沙瑞金去说一说的,这平城要是治理好了,甚至又能在省里多竖圌起一面转型改圌革成功的旗帜。



  他望着外面的灯光,觉得疲惫感越来越重。但他却不困,也偏偏越是在这样的时候,李达康脑海里许多杂七杂八的小事却越来越清楚。他想起早上出门前他和沙瑞金一同吃的早点是豆浆油条和水煮蛋,自己那份的豆浆没放糖,顺带沙瑞金那份也就没放,他还跟沙瑞金说早上别吃太甜的,不好。然后得到了喜欢喝甜豆浆的沙瑞金一声叹气。



  沙瑞金一边吃饭一边不服气说这是你打击报复我昨天晚上不让你喝圌茶吧,李大省长想都没想就告诉他,不是,这是为了您的身圌体健康着想。这话说完了李达康就笑了,笑的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狡黠的意思在里面,这话说的他自己都不信。



  他又想起他俩今天打得领带是异色却又同花纹,款式似乎还是某一次两个人难得休假去逛商场的时候沙瑞金挑的,两个人一人一条,颜色不同,一黑一蓝。沙瑞金出门前还嘱咐他让他调研结束赶紧回家吃饭,今天晚上杏枝有事儿来不了,他亲自下厨给李达康做西湖醋鱼吃。



  甚至于他突然回想起来,沙瑞金特别直白的说我爱你总共有两次。



  一次是在有一次的常圌委会结束之后,那时候他还不是省长,依然管着他的京州干的风生水起。沙瑞金偏巧把李达康拦在了省委院里那棵开的特别好的梨树底下表白了。直白白的“我爱你”听得让李达康辣耳朵。



  对于这个表白,李达康倒显得没有很惊讶,他觉得,到了这个岁数,反正就是搭伙过日子,柴米油盐酱醋茶,外加一份他的京州规划图,怎么舒服怎么来。他倒也没想着拒绝,只觉得那个时候的汉东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形势严峻的不容他去多想这情情爱圌爱的事情,自然工作是要排到前头去的,另外,李达康对沙瑞金的好感还是有的。



  他印象极深,沙瑞金也印象极深,那个时候李达康跟沙瑞金说,革圌命尚未成功。沙瑞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反圌腐工作没放下,追求李达康更是没给他落下。李达康后来老是把这一次的表白当成陈年的黑历圌史拎出来讲给沙瑞金听,用这个事儿来打趣他。



  按李达康自己的口吻就是,春花碧树,良辰美景,你非得把事情搞得像个二八青春的小姑娘似的,一把年纪了,你配得了省委大院里那一树梨花吗。



  我觉得我必须严肃表态,沙瑞金跟他说,梨花只能配海棠,要跟我配,那只能是沙李配啊。



  第二次情况大概就有点特殊,那是在李达康升任省长的那个晚上,那时候他俩已经在一块儿了。工作上的烂摊子也总算是收拾的差不多了,两个人心里都没了一大块心病,自然是要比以往多喝几杯,李达康没拦着沙瑞金,喝就喝吧随他去了,直到那句带着酒味儿的甜腻腻的我爱你就上了饭桌。



  他跟沙瑞金说,你是不是喝多了,其实他心里清楚,以沙瑞金以往的酒量,这还真不算多。



  倒是他自己脸红的自己都觉得烫,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



  想到这儿,李达康就更想着车能速度更快点儿,他好能快点儿回去见沙瑞金了。他听见自己的手圌机响了一声,那是短信提示音,他打开,发现是沙瑞金三个小时前发给他的,他在山里的时候手圌机信号一直不太好,竟然现在才收到。



  那短信内容特别简单,简单到李达康以往都会想用不同的话怼回去。



  “我爱你。”



  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回,也不知道现在再回是不是晚了,他就眼睛一直看着屏幕,直到屏幕自动变黑了。



  车已经驶入了京州地界,李达康听见有人叫他,抬起头来他发现是小金在喊他。



  小金看见李达康抬起头以后满脸的泪水,说是没有吓一跳是不可能的,他跟着李达康这么长时间,经历的事情什么样的没有,什么困难也都遇见过,可他从来没见过自己领圌导这个样子,他当然知道为什么,他知道他们省长此时此刻不可能心里会好过,今圌晚没有人心里会好过。



  李达康也没想到自己会哭,他有多久没掉过眼泪他自己都不记得了,但是算起来,他的眼泪几乎都给了他的事业和工作,而这次的意义总算不太一样了。



  “李省长,”小金问他,“咱们是去现场还是……”



  “去现场,”李达康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他的声音却在不停的发圌抖,“得先去现场。”



  他不能抛弃了党和国圌家给予自己的职责。他肩上的担子有一个省那么重,事业和工作,经济和人圌民在一个时代的创造者面前永远是最为重要的,为了他自己也好,为了沙瑞金也好,他得去现场。对于他们,感情的火种可以熄,甚至生命的火种都可以熄,这把火不能灭。



  车上的广播响了,“八二七”京州特大连环车祸的新闻滚动播放,一字一句让人动容。但是每每播到最后了,新闻都会在再说上一句——



  “汉东省省委书圌记沙瑞金同志因公殉职。”



 
评论(15)
热度(38)
 
© 瑾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