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棋

HE

哎嘿嘿写个小甜饼庆一下50粉XD

取名苦手。最近下雨,好烦下雨哦。以及这大概是我们家的现状??反正我家是我妈最后学了五子棋结果后来我和我爸就再也赢不了她了_(:з」∠)_

又名大概是套路与反套路?鬼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已捉虫。OOC预警。

===================================



  七八月份汉东的雨总是会下得很大,外面的雨声紧凑,没事儿的时候还得伴着两声乍起的惊雷。这动静听得沙瑞金心烦,他把眼镜摘了,撂下了手里的报纸,然后靠在沙发上把头探过去,往书房里看。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桌子上堆着一大摞刚批完的文件,前两天没看完的书被码好了在一侧放着,还有这些物拾后面正低着头、转着笔、蹙着眉头看文件的李达康的脸。



 沙瑞金只好长叹一口气,继而又把扔在茶几上的报纸给拿了起来翻开,但是心思却完完全全、一丁点儿都不在这份报纸上的新闻上头了。



  他看看李达康,又看看自己,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在李达康心里恐怕和他之前和自己提过的懒政干圌部怕是没什么分别了。但是实则不然,他和李达康在这方面的习惯是很不一样的,他喜欢把工作在办公室全部解决,回家以后尽量不处理工作上的问题,留出足够的个人时间。即便是真的加班加到家里来了,也是规划的有理有条,劳逸有度的。



  沙瑞金之前只是听很多人熟悉李达康的人跟他提起,说李达康在生活上是个着实无趣的可以的人,又因为脾气个性的原因,这么多年下来连朋友都可以屈指可数,他当时听着什么都没说,只是挑挑眉头,并且觉得这形容的大概有点夸张。



  “赵东来,你别刚过上两天甜日子就不知道苦。”



  终于,沙瑞金不仅见识到了李达康圌生活上的无趣,还算是彻底见识到了他无时无刻随时随地都能爆圌炸的脾气。



  “万惠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对,就是万惠路,是不是有群众反映过那条路上高峰期的拥堵问题严重,那地段本来就低陷,前一次晚高峰赶上暴雨还困了十多辆车动弹不得,差点有人在车里出不来你知道不知道?”沙瑞金听书房里的李达康这通电圌话还没打完,“别说你不知道,我这通电圌话都打到你这儿了还跟我说不知道?你自己看着办,这回要还是这样,我看你这公圌安局局圌长也就甭干了。”



  沙瑞金看见李达康走在窗户边上去打了这通电圌话,他的角度是看不见李达康打电圌话时候的样子的,但是单凭想象,他都能想得到那人当时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李达康被这一通电圌话搅得心烦,挂了电圌话之后坐都不坐了,直接大长圌腿一迈跨了两步走回桌子旁边靠在上头,这都还不忘转身回去拿起份没看完的文件接着看。



  沙瑞金听见屋里又响起了哗啦啦翻纸的动静,赶紧倒了杯凉白开走进去。李达康连头都没抬,眼神全然都在文件上面,一行一行的往下看,然后还拿着笔往上头写了点什么,之后这才抬头开口问他,“沙书圌记您有事?”



  “没有,”沙瑞金把手里的杯子递给李达康,面前的人却完全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这大夏天的,你工作这么半天了,我觉得你应该喝点水降降火气。”



  李达康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然后把杯子接过来,三五口就把半杯子水给喝下去了,然后跟沙瑞金说,“这话说的,您从哪儿看见我得降降火了。”



  “我没看见,我听见的。”沙瑞金笑眯眯的看着李达康,“达康同志,我建议你应该适时适度的休息休息。”



  李达康喝完了这半杯水以后心里的确是痛快了不少,但是他一听沙瑞金跟他这么说,顿时用了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在说你在搞笑吗。



  沙瑞金就知道他会是这种反应,于是赶紧给他拉到了客厅里,俩人挨着一块坐在了沙发上,之后沙瑞金又开始跟他讲大道理,“心情不好会影响工作的,你的工作质量上不去,怎么好好为党和人圌民圌工作嘛。”



  “现在的小同志们都知道要劳逸结合,工作是不能放下,同时也得有空余时间出来休息,”沙瑞金看着自己的话大概是有点奏效了,“达康,你也得适当调整改变改变嘛。”



  “那成,我休息会儿。”李达康想了想给应了下来,“但是咱也得找点儿事情做吧,我闲下来都不知道要干什么,这么说吧,连扑克牌我都不会打。”



  “这样更能说明你可以学习的方向有很多,那这样你看行不行,”沙瑞金跟他商量,“五子棋简单,我教你下五子棋吧。”



  “成啊,那就下五子棋。”李达康一个字没多说,但是总算是露圌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模样。



  “规则不难,尤其又是咱自己玩玩,不讲那么多规矩,”沙瑞金一边把棋子和棋盘给拿出来摆好了一边跟李达康讲规则,“黑子先手,不论横着、竖着、左斜或者右斜,只要谁先组成连着的五子那就算赢了。”



    “试试?”沙瑞金把黑子递给了李达康。



  李达康看了他一眼,把棋子给接了过来,然后看了看棋盘,把那子稳稳妥妥的放在了中间,跟沙瑞金说,“瑞金书圌记,那我可不让着您了。”



  结果呢,这一局棋开始了还没到十分钟,沙瑞金就输给他了,而且输得可以说是很惨了。沙瑞金盯着棋盘上连起来的五颗小黑棋子想到,首先,他是真的没偏让着李达康,不是他不想,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琢磨清楚对方出棋的套路,迷迷糊糊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输给他了。



  李达康端起手旁的杯子又喝了一口,然后跟沙瑞金说,“还说了你别让着我,该怎么下就怎么下啊,我也正好学习学习。”



  好家伙。沙瑞金听他这话不知道是高兴还是该哭,一瞬间,一种教圌会徒圌弟饿死师父的悲凉感在他心里油然而生。



  结果这第二局两个人的棋走的是不相上下,沙瑞金的棋路很明显,要赢赢得也是一眼能让人看出来,要是输的话,四子还差的那一子,死圌穴到底在什么地方,怎么堵怎么断也能让明眼人看得出来。李达康则跟他的套路完全不一样,他的棋讲究的是一个巧,多的是围魏救赵的,也多的是调虎离山的,一般都是转眼之间他这四个字就碰到一块儿去了。



  结果这一局下来到现在得有了半个小时,他俩堪堪打了个平手。



  沙瑞金看着现在这盘棋,手里的棋都不知道要往哪儿放,他手里拿着那颗白子转来转去,脑子里的棋路也是跟着这颗棋变来变去,抬起头他才发现,李达康在盯着他看。



  “来,”李达康也学着沙瑞金,递给了他一杯水,“喝点水,去去火气。”



  这他才把手里的棋子给放下,接过这杯水喝了两口。



  “达康啊,”沙瑞金把手里的棋落在一颗黑子旁边,然后跟他说,“你这算得上是无师自通了。”



  “可不能这么说,还是你教的好。”李达康只打眼一看这盘棋,然后拿着颗黑子啪嗒一声放下,“我赢了。”



  沙瑞金手里拿着杯子还没放下,转眼间这盘棋自己又输了。现在他是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夸李达康学得快,还是该好好检讨一下自己棋艺不精。说着李达康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表,这才意识到他俩已经快下了一个钟头的棋,转身起来就要往书房里走。


  “哎,达康,”沙瑞金问他,“咱俩再下一盘。”



  “这不是听我们沙书圌记的话吗,劳逸结合,这‘逸’到时候了也得‘劳’啊。”李达康回他,“这五子棋咱还是别下了,下回干脆你教我下象棋吧。我这手边还一堆事儿没处理完,我可不像你,多少工作都能在办公室做完。”



  沙瑞金听李达康这话的意思是,这事儿大概还能有下回。他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况且没准儿以后还能再教教他下象棋,今天丢的面子也兴许能再给搏回来呢。他这么想着,嘴上也就把这事儿给应下来了。



  但是他不知道,很多人也不知道,生活里一向无趣的只有工作的李达康,甚至连扑克都不会打的李达康,偏偏熟悉精通这各种各样不同的棋子棋盘,别说是五子棋了,围棋象棋哪儿有他不会的。



  所以回到书房翻开文件的李达康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如工作,下棋不如工作。



  尤其是和沙瑞金下棋。



 
评论(15)
热度(92)
 
© 瑾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