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爱情 01

美食AU,不喜慎入,不喜慎入。

大写的OOC,超级大写的搞笑文风,脑洞奇大。

试个水先,大家觉得有意思我就往下写,不好玩儿我就脑补一下哈哈哈哈哈哈然后搁置写别的啦。

大概就是因为江苏台每天晚上十二点都会播舌尖上的中国,再加上我实在太想写这种美食题材了qmq

已捉虫,语病太多啦hhhhh

===================================



  滚得七八成热的油里放进了处理好的对虾,炸得个半熟之后捞出来留下底油,再把切好的葱姜下锅,来上一勺调制好的乌鸡汤,加上绍酒、醋、盐、酱油种种这样的调味料,锅里腾起一阵白烟,屋子里便已经是溢满了鲜香的味道。这时候小火再靠个五分钟,鲜嫩嫩、油亮亮的红焖大虾就算是可以出盘了。

 


  还不止这些,爆香的葱段配上海参,勾了芡收汁儿出盘,是一盘汤汁浓郁的葱烧海参;那边出锅的还有地地道道的烧二冬,闻着味道都是酱油香油盖不住的鲜美;唯一的一点绿恐怕就是汤里的香菜,放了胡椒粉和醋的乌鱼蛋汤酸辣可口,丝毫没有一点腥气,一碗下去红扑涨脸,满头大汗,却又欲罢不能,再添上两碗蒸的软硬适中的香米饭,这才齐活儿。

 


  这便是当地最火爆的“京州”这家饭店的日常。后厨里利落干脆的颠勺,爆炒时候窜起来的、半人多高的火焰,刺啦啦的油点子往手上墙上蹦,却也不见躲的,却只反手就拎着炒勺把菜扣进盘。

 


  而在这后厨里“当家的”就是李达康。这家饭店刚做起来的时候也并不大顺利,作为第二家分店,它开得并不如总店那么有名气,总是冷冷清清的,直到李达康进了这家饭店的后厨,局面才算是有了改变。

 


  而大部分的食客也自然是奔着他响当当的名号才光顾这家饭店,到最后因为老少皆宜的口味和合理的价位上了微博热门当起了“网红”,直到最后又上了电视采访,这才彻彻底底在大众面前火了一把。

 


  李达康是他们店里的主厨。说实话,坐在了这个位置上要比之前轻松得多,至少厨房里的活计他除了在每季度固定的推出来两道新菜、或者在特殊的节气、节日里设计与之相关的菜肴,就没有什么事情要他忙了,无非就是带带不争气的徒弟。

 


  但是李达康自己可不干,他这半辈子下来亲力亲为惯了,哪有一道菜是不经他手端上食客桌上去的?他这一路走过来,无论是大饭店还是小菜馆,他都没干过这样的事儿。按他的话讲,他得对得起顾客的嘴和肚子。所以,即便李达康得了这主厨的位子,他也就是当成个虚衔罢了,煎炒烹炸汆,该做还是做。经理老板巴不得遇见他这样一个“门面担当”呢,当然是随着李达康去,食客们吃得高兴,一次次的也都成了回头客,流水算起来是一天天的长,何乐而不为呢。

 


  主厨乐意,老板高兴,苦可就苦了这帮同事。人前的李达康是个人见人爱热爱生活热爱工作的大厨,但是一进后厨,他就能瞬间切换到怼人怼到体无完肤的模式,并且毫无违和感。


 

  “哎,小金你知道吗,咱厨房二厨丁义珍,前几天就让你师父给怼跑了,据说这月工资都没要,”赵东来跟小金说,“他偷偷躲后面玩儿黄金矿工让你师父给发现了,厨房里少的那几个虾球全是让他给吃没的,尾巴就明晃晃的在桌子上摆着呢。这回可好,咱屋里网都被断了,这叫什么事儿啊,那明明就是个单机游戏啊。”

 


  小金作为李达康收的最后一个闭关徒弟深感他师父这脾气捉摸不透,他把手里的刀放下,叹了口气,回道,“打住打住,咱还是放弃开黑,踏实工作吧。”

 


  他俩这话还没说完呢,就听见背后面有人说,“我要开他是因为顾客不止一次反映过他过的菜里不是对虾里面有沙子,线没去干净,要不就是醋放太多酱油放得太少,他菜做的出问题,还得我给他背黑锅?”

 


  来的人当然就是李达康。这话一出口,灶台前面的俩人瞬间闭了嘴,就怕后面那人给他俩一人一刀去见马克思。

 


  “你俩有着功夫聊天,怎么没那功夫多练练菜式提高提高啊,”李达康把手里的剔骨刀放进旁边的凹糟,洗了洗手,又走回去接着跟他俩讲,“就这拔丝山药,讲究的是个糖丝丈远,糖浆黄亮,隔个个把钟头筷子加起一块儿照样不粘,表皮甜脆,内里软糯。”


 

  他指了指赵东来前面那盘带了点棕色的已经成了坨的拔丝山药,“你再看看你这个,点菜的要是个老头老太太,一嘴的牙都得让这盘山药粘下来。”

 


  小金听李达康这么说,忍笑忍得不行,肩膀都一抖一抖的,然后枪口就转到他自己这儿来了。

 


  “你还有脸笑啊,你看看你这豆腐怎么切的,让你练得是刀功,豆腐沾着水的从片改刀切丝,你这有丝吗,都成了沫儿了,什么玩意儿。”

 


  “再练。”

 


  于是两个人就都没了话,只好拿了刀,起了灶,该炒糖的炒糖,该切豆腐的切豆腐。

 


  这只是不忙的时候,真的到了上中晚忙的饭点档口,就该看不见这样的场景画面了,大堂里热闹闹的是三五小聚的亲朋好友,举杯喝酒,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后厨的他们也一样热闹,但他们的热闹是挥洒汗水、刀铲碰撞、抽风机轰鸣的另一种热闹了。

 


  八九点往后人逐渐少下来,时间再转个半圈多一点就到了下班的时候。酒店这种地方和商场、学校一样,都是靠人气聚起来的。到了晚上,尤其是到了关门打烊的时候,冷清样子和火热的白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非常的不自在,但也正是这样的时候,才给了后厨一点休息的时间。

 


  李达康因为工作的缘故是个老烟杆子,忙了一整天之后就开始犯困,乏力的很,他就顺手点上了一根烟抽了起来,厨房里不能抽烟,他就换了位置去后门旁边抽。

 


  厨房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今天轮到小金检查厨房里面的煤气电源,李达康向来最后一个走,也不着急,也就督着他又查了一遍,然后踏踏实实下班。

 


  “师父,您知道咱红案白案要调过来人的事儿吗,”小金问李达康,“听说都是北京总店过来的师傅,能做一手地道的京帮菜。”


 

  李达康心里起疑。他有点看不懂上面的安排是什么意思,他们分店向来因地制宜,口味也是根据大众的喜好适当进行变化调整,可他们的主打菜系并非京菜,而且店里京菜师傅也并不少。

 


  “什么时候来?”他问。

 


  “下周一。”


 

  李达康没说话,把手里的烟掐灭丢了,决定不再想下去,于是两个人并肩往外走。终于,黑夜里的最后一点火光也熄灭不见。


 
评论(33)
热度(61)
 
© 瑾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