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二分之一

Chapter 2♡

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Chapter 2


Moira看着眼前的男人,觉得他似乎与以前有点不同。从前的Charles总是自信的,明媚的,像夏天最炽热的阳光一样耀眼夺目。而现在呢,更像是春天夜晚的新月了,温暖柔和又带着春日初绽花朵的芬芳气味儿。


而Charles的话语也总是柔和的如清风拂面,却总是不失力量,永远让人深信不疑。


“那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Moira意识到自己思维发散实在有点儿远,“我那边还有点儿事情没处理。”


“既然来了,就该把事情彻底交待清楚啊不是吗?”Charles看着她说道,“我要开个会,一起来吗?”


等到这个开会通知传达给每一个人知道,并且等他们从各个地方到达会议室,那便是一刻钟以后的事儿了。


“真抱歉教授,”最后进会议室的是Warren和Kurt,“我们去看了场电影,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过老实说,那片子实在是棒极了!”Kurt接着Warren的话继续说下去。


“嘿!你们出去玩儿竟然都不叫着哥们儿一起!”Peter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坐在了Kurt旁边,然后做了个要哭了的表情,“这真令人难过。”


“好了Peter,”Charles海蓝色的眼睛看着他,示意他应该结束这个玩笑,“我们要开始正题了。”


这次的会议也是自天启事件后所有的X战警全部参加第一个正式会议。他们已经经过了高强度的针对性训练,使自己的能力可以控制自如。当然,他们也终于摆脱了Charles那似乎永远改不掉的“Kids”的称呼。


那本详细着案件过程的档案正在这张不大的梨木长桌上传递着。屋子里除了纸张翻过的声音和呼吸声,再没有别的声音了。Charles甚至觉得,每天在屋里滴答作响的钟声都显得那么吵闹。


太安静了,这并不是一种正常的安静。Charles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每个人身上发生的,不同的、微妙的情绪变化。那就像一张硕大的无形的透明巨网一样覆盖在了这个屋子里,不停的收紧,勒的他喘不过气。他自己看过那些文件,自然知道引起他们情绪波动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Charles,”他看见Raven啪的一声把文件扔在桌子上,声音里是止不住颤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该让Moira告诉你们。”


之后Moira所讲述的案情内容与她在Charles办公室讲的是完全相同的,除了一点就是,她现在讲述的更详细。自然,也显得更加残酷。


“四个月之内,不同的地点和时间,发生了五起凶杀案。被害人死状各异,而且都为变种人。在后来这五起案件被并案的原因则是——尸体旁都会有用被害人鲜血画出的‘X’。”Moira告诉他们,“我们甚至连这个‘X’的具体含义都不能理解,而案发现场除此之外竟也找不出什么别的疑点了。”


“第一位报案人是Anna,她是个高中生。Anna有个习惯,她每天早上6:00都会准时晨跑,结果那天早上她就在经常会去的那片树林里发现了尸体。她简直吓坏了,但也的确……那现场甚至连成年人看了都承受不了。”


“那具尸体——实在太惨了,”Moira说到这里一顿,似乎在考虑怎么继续说下去比较能使人感到较小的感官冲击,“他的皮肤被彻底剥下来,在头侧叠放的很整齐。而尸体的双手则在胸前握拳呈交叉状,身旁的石板路上被用受害人的鲜血写了一个硕大的‘X’,而后来的化验结果则显示,他是被溺死的。”


“简直不能想象,”Jean禁不住低语出声,“那有多么残忍。”


“第二位报案人是Luna,她是位护士。案发那天上午8:00她是有个手术的,医生嘱托她让她帮忙把手术要用的A型血从冷库中取出来,结果她在冷库里发现了尸体。”


“这个作案人的心理素质尤其的好,所以几乎所有的案发现场都令人作呕,同时也让人恨的牙根痒痒。那死者是个刚刚成年不久的女孩……她的尸体全部被切成小块,在地面上码放整齐,整个冷库的地面几乎全都是血迹——而在冷库南侧的墙上,同样画上了一个‘X’。”


“令人不能接受的是,”Moira闭上眼,长叹一口气,“化验结果表明,那个女孩是活活被冻死的。”


“竟然还有砍头杀,”Peter手里拿着那本档案,抬起头来说,“目击者竟然还有孩子……可想这孩子以后会有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第三起的案发地是游乐场,”Peter向他们说到,“报案人是一个叫Alan的孩子的家长,这家人本来是下午带着Alan庆祝他的8岁生日,结果在他们带着孩子穿过鬼屋的时候,被害人的头颅从天而降,Alan一下子就受到了惊吓。后来警察局来了人发现鬼屋内情况不对,结果在鬼屋里发现了尸体。”


“尸体上都是被不知名物体勒出的红印,经查应该是麻绳或者是类似的物品。被害者的头颅并没有砍到底,而因为之后整个尸体被高挂起来,头部不堪重负才掉下来。那个‘X’是画在地上的。”


“别再说下去了,这太残忍了。”Hank禁不住皱起眉头。


“我相信后两起的具体经过你们也不会再想听下去了。被绳子勒住脖子引起的窒息死亡,甚至还有……阉割致死。”Moira说到。


“我们该怎么做?或者我们应该做些什么?”Storm首先发了话,“决不能放任这个凶手逍遥法外不是吗。”


Moira看向Storm冲她点了点头,“的确,你们可以去听听最近流行的都市传说,什么Jeff The Killer[1]、Slender Man[2]这类的流言都开始出现了,真是不敢相信现在的社会舆论有多么可怕。”


“Storm,我们当然不能任由这个凶手继续作案,我们要找到他,”Scott说,“您觉得呢,教授?”


“那是自然的。”Charles回答他。


Moira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她看了Charles一眼,觉得十分抱歉。而Charles则笑着冲她摇了摇头,告诉她没有关系。


Moira接了电话,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直到她挂断了电话。


“有新案子了,伙计们。”


[1]Jeff The Killer:美国都市传说中的杀手杰夫。他的脸受到过恶意烧伤,被彻底毁容,后来人格崩坏,杀掉了全家。“Go to sleep.”是他最著名的一句话。


[2]Slender Man:美国都市传说中著名的瘦长鬼影。他是一个没有五官,身形瘦长,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背后有触手状的肢体。喜欢出没在多雾的街道或树林隐匿自己,小孩子比较容易看见他,据说有小孩子在梦到他之后就失踪了。

评论
热度(15)
  1. 五熊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转载了此文字
  2. 瑾宸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转载了此文字
    Chapter 2♡
 
© 瑾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