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二分之一

Chapter 3♡

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Chapter 3


屋子里又一次陷入了极度的安静当中。


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Charles忍不住这么想道。亏他还是个心理素质极强的人,却也被这接连不断的凶杀案搅得心烦意乱起来。在前五起案件还没有丝毫头绪的时候,偏偏又出现了这该死的新案子。他似乎都能看见那屡屡犯案的凶手隐藏在他们谁都找不到的那个荒僻地方,看着所有人束手无策的样子暗自发笑的张狂模样。


“在唐宁敦,”Moira告诉他们所有人,“案发地点是市属游泳馆,案犯地点依旧有那个‘X’。”


“Damn it!”Scott低声咒骂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Charles拍了拍Scott的肩膀,“你该平息你心里的怒火,冷静下来Scott,你需要冷静。”


“我认为我们需要去现场看看,”Moira走过去,跟Charles说着,“你觉得呢Charles?”


“想法完全一致,出发吧。就现在。”


进入了秋天,天黑的速度也开始在不知不觉间变快,现在天已经彻底暗下来了,同时天也完全阴下来。雨点开始噼里啪啦的从天上砸到他们身上,砸到学校的地面上、已经开始落叶的树木上,刚开始生长的郁金香上,那简直又凉又疼。现在这鬼天气,不得不让人怀疑下午那秋高气爽的样子是所有人做的一场关于秋天的梦了。


此时的一行人坐在车里——他们不得不分开坐两辆车才能一起去唐宁敦,但这依旧显得有点儿挤,但是也更温暖,这个季节的天气也的确开始凉起来,尤其是这样一个下雨的夜晚。雨点毫不留情的打在车窗玻璃上,就像一个个炸开的透明的水质炸弹。车内外温差似乎有点大,玻璃上已经有了一层薄雾,雨点顺着玻璃流下去,像一个受了伤的、留着咸涩泪水的,哭泣的人。


恰巧的是,这泪水似乎也流进了Charles的心里。从西切斯特到唐宁敦大概只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他却觉得这时间足够他顺理一下全部案情的经过了,这五起——哦不,算上这起刚刚发生的,总共六起案件。那些详细叙述了案件经过的文字、图片,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每一个单词、每一个字母,都在不停的向他控诉着这件事的恶劣程度,这引得Charles十分难受。


而现在似乎开始塞车,的确,现在可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这时候的车流量的确让人不敢恭维,每个因为各种理由而堵在路上的人都有着不同的想法,但它们却大抵都是相同的——急切的、热切的,想归家。


家,这多美好。Charles承认自己在这种节骨眼上还会想起Erik Lensherr这是一件十分不应该,也是一件十分荒唐的事情。但是,他也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就比如现在,他突然就开始转念思考,他的这位老朋友现在身在何处。


Erik现在会在哪儿?Charles这么想着,他会在波兰吗,或许他正在守着自己妻儿的坟墓……哦不,大概不会,那个地方实在有着太多让他难过的回忆了,那些阴暗的、带着腐朽气味儿的记忆,牵扯的让人撕心裂肺,痛不欲生。Charles自己也曾感同身受过很多次Erik曾经经历过的那些痛苦和煎熬,所以当他说出自己的曾经都已经被埋葬了的时候,他心里更多的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他知道Erik始终忘不掉他的曾经,Charles曾试图让他放下仇恨,感受到生活中依旧存在的爱与希望,当然结果正如同你所看到的那样,他并没有成功,那些仇恨在他的老友心里生根发芽,就如同没有抑制的疯长的荆蔓一样已经布满了整面墙壁。Erik说自己埋葬了曾经,但Charles却知道事实并不会是如此。


他选择放弃过去,Charles决定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说,那么这个过去里,包不包括你自己?他不知道,他也不愿知道这个问题最终的答案。


“Charles?”他听见Raven这么喊他,“该下车了,我们已经到了。”


他们下了车,这个时候的雨似乎依旧没有变小,反而越下越大,雨珠顺着他们手里的伞滑落到地上,发出和整场雨比起来十分微弱的声响。不远处堵车似乎还在继续,这场雨把那些车灯染成一个个光晕,汽笛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刺耳并且惹人心烦。


游泳馆里面异常的安静,与外面喧闹的世界呈现出极大的反差。那里面很暗,显得十分阴森,的确在一个刚刚发生过凶案的地方呆着谁不会怎么觉得呢?他们来到了案发所在的泳池,那里的水已经被彻底放净,空旷的场地只一点儿动静就能有回声响彻这里。


“就是这儿,”Moira接过现场警察递给她的调查报告看了一眼,转身告诉他们,“这就是报案人John所说的那个泳池,他是在昨晚报的案。”


“他刚巧要去检查机械是否有问题,走到更衣室却发现有些不对劲,男更衣室走向泳池的通道中有一个不深的小水池,但现在却不像往日是干净清澈的蓝色,反而却都是红色的奇怪液体,John却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水质有了污染,一会儿放掉明天再换上新的就可以了。他继续往泳池深处走去,直到发现泳池水面飘满了等大的切割整齐的尸块。”


Moira手上还有着不同的好几个透明袋子,里面装放着不同的证物。她递给Charles一部手机,那看上去正应该是被害人的手机,手机的屏幕上还有着些许水渍,有一部分挂在了袋子上面。那手机屏幕还亮着,看着似乎还能够正常运行,但是它的屏保却是一张白底黑字的图片。当然,就是那个让所有人都熟悉的‘X’,它占据了整个屏幕。


但这看起来并不是个该死的巧合。他们都更乐意认为是自己看见‘X’之后产生的精神敏感,但是事实偏不是这样,因为他们看到,手机解锁后短信界面上一个最大号字体的‘X’。


他们依次传看了案发现场的全部资料,Jean和Ororo、Peter、Kurt正在看法医的尸检报告,看到最后他们发现被害人的死因是疼痛休克导致的心脏骤停,或者简单一点儿说,他是在活着的时候进行切割被疼死的。得知被害人死因的Kurt不停的画十字,他的死法实在是太痛苦了,Kurt如是说着。


Raven、Hank、Warren、和Scott四个人在看现场的照片,这包括了尸块在水里漂浮的状态,也包括了打捞拼起来后的完整状态,被害人的表情因为生前过分的痛苦而变得扭曲,无法想象他在生前经历过怎样身心上的双重折磨。


“嘿等一等,”Raven突然喊道,“这个……”


她抽出了一张照片,那上面是一个款式简单的银色袖扣,剩下的三个男孩甚至没有注意到这张照片。Raven拿着那张照片看了一小会儿,又递给了Warren让他放回去。


“这张照片怎么了吗Raven?”Hank不解的问她。


“没有,”Raven朝着他摇了摇头,“没什么。”


他们传看完那些证物和文件,事情就又和前五起案件一样,陷入了僵局。现场再没什么可疑的地方了,他们只好决定先回到学校之后再另行打算。


Moira却在这个时候跟他们说道:“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似乎不能再跟你们回到学校了,会议期间我没有来记得告诉你们,CIA并不打算再插手这件事了,后期相关的工作将全权交由你们负责。”


之后她看了Charles一眼,后者也看着她。


“我很抱歉。”她又说了一遍。


似乎全体X战警在这一天之中收到的消息实在太多,不管是案件还是别的什么,他们甚至都来不及反应,一件件棘手的事情便不停的接踵而至。而此时他们所有人,全部的情绪终于爆发了。


“你们不能这样!”Ororo走上前去,“有这么多人相继被杀,他们不是你们的同胞吗?!”


“这儿需要你们,”Hank蹙起眉来,“你们不能任由这样的恶性事件继续下去!”


“哈,得了吧伙计们,人类从来都是这么的不可靠,”Raven的脸上和十年前华盛顿事件时的神情简直一模一样,“他们正巴不得变种人被屠杀殆尽,甚至一个不剩。”


“Moira也不愿这样,”Charles告诉他们,“这件事我们负责解决。”


“哦,教授……”Scott试图对这不公的事情进行反对,“您不能这样……”


Charles那囊括了星辰大海的湛蓝色眸子看着Scott,“但这的确是现阶段来讲的最好的解决方案了,你们觉得呢?”这话一出四下瞬间恢复了安静,他们心里都是清楚的,由X战警出面解决这种变种人被屠杀的案件,的确是一个避免人类与变种人再次发生争端的最好方案了。


“走吧,回学校。”Charles说着,“我们一起来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
讲真_(:з」∠)_求个评论啊,没有人评论我好方哦(ㅎ‸ㅎ)

评论
热度(10)
  1. 瑾宸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转载了此文字
    Chapter 3♡
 
© 瑾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