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二分之一

Chapter 4♡

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Chapter 4


当他们一起走出游泳馆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阴云逐渐散去,有几颗星星已经从云层里透出亮儿来,露着柔柔的光。路边树上还残存着的几片发黄的叶子上正在不停的往地面上滴水,砸出一个个的小水花,到处都是雨后湿润泥土的清新味道。


高峰期已过,现在路上的车零零散散,一辆辆飞驰着远去,不远处楼房一盏一盏的灯都亮了起来,带着充满暖意的光芒。街上飘荡着从每家每户里飘出的不同的香气,有的是香浓可口的奶油蘑菇汤,可能还有煎的两面金黄的芝士土豆饼,当然还有,甜到心窝里撒着糖霜的奶油饼干的香气。


但刚刚经历了这么多现在谁都没有吃饭的心情。他们就正是那些飞驰的车辆中的一辆,车里很安静,没有人说话,每个人基本都皱着眉想着什么,而且全部都带着一脸的倦意。不得不提一句,晚上的路况的确很好,以至于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学校。


一开始他们中还有人强撑着自己思考问题,相互讨论着案件的疑点,直到后来,强烈的暖意和归属感打败了他们,这使得他们的大脑停止思考开始放松,并且倦意更深了,Kurt甚至偷偷的打了个哈欠。


Charles当然知道他们都有多想念自己的床,于是笑着告诉他们,相关的事情都等到明天早上再说,先去休息。所有人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纷纷互道了晚安,奔向自己的房间去了。


“晚安Charles,”Raven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但她发现Charles并没有打算回房间“还不去休息吗?”


Charles手里还拿着自己之前没能看完的一本书正在翻看着,听见Raven的话,他抬起头来,“哦不,再晚一会儿,我想我该要去查房了。”


然后钟声就开始响了起来,一下又一下,刚好十下。


“看来我对时间的预估出现了一点儿小偏差。”他这么说着,合上了手里书放在了桌子的右上角,继而开始控制自己的轮椅出办公室。


“需要我帮你做些什么吗?”Raven问他。


“你现在只需要好好休息,Raven。”Charles转过身告诉她,“去吧,晚安。”


相对于白天里的学校,夜晚的时候则要显得安静了许多,少了学生们在操场的嬉笑打闹,也少了课堂上的争论和窃窃私语,现在能感受的,只要每个孩子屋子里平稳的呼吸声,以及他们每个人各不相同的梦境,但是,也总是有那么几个个别的屋子里会有些许的波动。


Charles敲了敲这个走廊里的第三间房间的门,小声的问道:“Kelly?你还好吗?”


门“嘭”一声打开了,这个叫做Kelly的5岁的女孩能力是控制物体的移动,所以,正如此时Charles所见的,她房间里的东西都在以不同的幅度或上或下的移动着跳跃着。Kelly的脸颊上满是泪水,很明显的她做了很不好的梦。


Charles见状赶快过去,他也不担心那些飞着的、到处乱动的东西是不是会对他造成伤害,他抚摸着Kelly金黄色的长发,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直到她醒过来。


她从梦里挣扎着出来回到了现实,但似乎还沉浸在那个噩梦的影子里,汗水濡湿了她额头上的碎发,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着泪光,但她很快的就用手抹掉了那些眼泪。


“教授,真是对不起……”她懦懦的开口,声音里还是止不住的颤抖,“我是不是影响了大家的休息?”


Charles什么都没说,只是让门口围着的孩子快回去睡觉,直到最后一个走的孩子带上了门,他才说,“没有,这不怪你。别害怕,你很安全。”


屋子里也渐渐恢复下来,所有乱动的东西开始慢慢的恢复原位。窗外刚好可以看到刚刚出来的月亮,月光撒在地面上,像镀上了一层秋天清晨草木上结出来的白霜。


Kelly的手里还抱着一只小小的玩具熊,那大概是她最喜欢的玩具了。


“来,抱好你的小熊,”Charles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这样告诉Kelly,“在今晚的睡前故事里的Small问了很多问题,你想听听他的故事吗?”[1]


他看到Kelly轻轻点了点头。


“Small感到阴郁又黑暗,他又丢又掷,乱搞破坏,大喊大叫,横冲直撞。‘我的老天,’Large说,‘这是怎么啦?’”


Small说:“我是个阴郁暴躁的小Small,根本没有人爱我。”


“哦Small,”Large说,“无论你是否暴躁,我会永远爱你,不记其他。”


Charles柔和的声音以十分平静的语调向她讲述着这个故事,有时候他也会变换着不同语调,把自己代入到这个故事里去。他给学校里的很多孩子讲过这个故事,但是他还是依旧喜欢,不会感到厌倦。


“爱如星光,永不熄灭。”


直到最后,Kelly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露出了可爱的小酒窝。


“教授,”她揉了揉眼睛,似乎已经困得不行,然后问Charles,“Small和Large,他们关系这么好,那他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Charles停顿了几秒,思考着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的指尖抚过窗外吹进来的微凉的秋风,听到它们微弱的低吟浅唱。


“会的,他们会的。”Charles告诉Kelly,“快睡吧我的孩子,晚安。”


时间的流逝就像簌簌而落的树叶,也像从容流淌的河水。直到一小时后,整个儿校园才真正的进入了梦境世界,那感觉就像所有人都陷入了云编织成的一张床,他们闭上眼,就好似打开了一个经久不动的锈钝的有着华美外表的盒子,那里面有着潘多拉送给他们的礼物。那实在有着太多的东西了,罪恶的、欲望的、贪婪的、当然,一般梦境里的人总会卸下防备,触碰到自己最初的原罪。


那是个梦,Charles知道那只是个梦,他也足够有能力让自己合上那个盒盖,从让人贪恋的云层中清醒并且出来,踏上坚实的土地,他只是自己不愿意罢了。他内心里,有那么一点儿渴望,而那就像一条墙壁上的裂缝,只要轻轻一碰,这面墙就能瞬间化为齑粉。他渴望被触碰,被他某种程度上难以容忍的敌对方、他的老朋友、他的爱人Erik Lensherr触碰,所以,他们在梦里拥抱着对方,不停的亲吻着彼此,说着平时难以启齿的情话,并且做爱。他们不遗余力的以自己的方式爱着彼此。


当然,这都是梦,就像之前提过的那样。Charles在早上六点四十的时候醒了过来,他甚至还能感觉到高潮所带给他的余韵,一切都太过真实了,他回想起那些画面都忍不住面红耳赤,总想着应该把这样荒唐的梦从自己的记忆里删除出去,但是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他比自己往常起来的时间要早了一点儿,平时的时候他总是会有赖床的习惯,被人叫醒甚至还有起床气,谁知道我们令人尊敬的X教授会有这样的一面呢。


但是他今天却没有,大概是因为梦境给了他相当大的冲击,他醒过来之后快速的洗漱收拾,窗外的太阳升了起来,地面上的雨水被逐渐的蒸发,叶子上因为天气的晴朗而挂上了露水,雀儿在树枝上叽叽喳喳的叫着。新的一天开始了。


Charles坐在桌边,打算来试着研究一下所有案件的详细资料,试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出来,手里的资料甚至还没有翻开两页,电话就响了起来。天知道谁会怎么早给他打电话,他把手里的文件夹放下,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很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Charles疑惑的打了个招呼,对方那边依旧如此,他开始怀疑是不是哪个调皮的孩子早上上学之前的恶作剧,笑着刚要放下电话,他听见电话那端对他说了一句,早上好。


那声音他自然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甚至昨天的梦里他才刚刚重温过,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Erik会这么一大早打电话给他,并且还沉默着不愿意说话。但当Charles再一次想起昨晚的梦的时候,他又一下子被对方的那句早上好噎得自己说不出话来。


他只好又一次讪讪的开口问他早安。


对面的Erik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看完早报发现CIA把那么多案件推给了X战警之后就打了电话过去,他知道对方早上晚起的习惯,况且他也本来不指望Charles能接起电话,他甚至没想好要和对方说些什么,可偏偏巧的就是,今天的Charles没有晚起,反倒是早了不少。


“你有什么事儿吗,我的朋友?”Charles不得不让自己暂时不再去想那个旖旎的梦。


“哦,不,我只是看了今天的早报,”Erik相信Charles现在还不知道早报上面的内容,当然如果他想的话现在或许已经知道了,“CIA转交给你们这么多案件?Charles,你不能这样,这样过分的纵容人类对我们而言不会起到任何有益的效果,甚至会惹祸上身,你该看看现在舆论对这些案子的评价——”


Charles当然知道对方会这样告诉他,然而他却依旧一如既往的平息着他的愤怒并且告诉他,要相信事情的结果不会像他所想象的那样。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或许都没有几秒那么久,总之很快的,他长叹着回应道,“好吧,我选择相信你。”


电话里又是久久的沉默不语。Charles想问Erik现在过得怎么样,他在哪儿,其实Charles想知道的话他当然大可以去读心,但是他答应过Erik自己绝不会这么做,所以他没有,即便他一直担心着对方。


“我在唐宁敦,”Erik没由来的突然这么告诉他,“那天晚上我看见你们了,在车里。”之后他挂断了电话。


Charles一瞬间甚至觉得会读心的是不是对方。


天开始大亮,已经七点二十了,世界似乎开始苏醒,他可没时间再去想这些了。Charles重新开始翻看起CIA对这几起恶性案件的调查,并且陷入沉思。


这个作案人“X”——在每一个犯罪现场都留着X的人,无疑是以杀人为乐趣的,他并不把他所杀的人当做自己的同类,而是更像一个目标,或者一个冰冷的,没有生命的靶子,他要做的,就是稳射靶心。他的杀人手法正在不断的改良进化,一次比一次的不留痕迹,也一次比一次的更加狠辣。如果再不对这个人的行动加以制止,惨死的人就会越来越多,甚至最后会使整个城市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


他捏了捏眉心,心里开始泛起烦躁不耐的情绪,他努力平复好自己的内心,让自己得以耐心专注的对待这件事情,他打开文件夹,将订好的案件册翻到了最后,决定从最近的案件开始分析。


Gustave Miller,这个第六起案件的受害者。照片上的男人脸颊泛红,鼻子上有着几个微小的雀斑,他留着精神利落的寸头,照片上的他正在向远处挥手说着什么,脸上有着热情的笑容,他身高有一米八五左右,看起来很阳光也十分健壮,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壮汉却能被这个“X”杀害并分割成几乎等大的块状,抛尸在市属游泳馆的泳池当中。


Charles把六个人的死亡时间、地点等信息都胡乱的写在他房间里的一块儿有些年头的小黑板上,接着,他闭起眼睛,眉头紧皱在一起——仅仅看着这些纸质文件并不能协助他更好的思考。


“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Charles这样想着。


[1]:B站上一美讲故事“no matter what”的辣个视频!av号5027035!大家应该都看过吧…没看的话吃我安利!哈哈哈哈哈哈哈XD

评论
热度(12)
  1. 瑾宸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转载了此文字
    Chapter 4♡
 
© 瑾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