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二分之一

Chapter 5 ♡

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Chapter 5


Charles 再一次坐回小黑板前,试图将自己摆到嫌疑人X的位置上来了解这个素未谋面的、残忍的陌生人。肢解,剔骨、阉割——这些寻常人无法直视的尸体侧面反应出了嫌疑人X是一个内心冷漠、对变种人充满仇恨的人。


他只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用无数残忍的方法杀死了自己的同类。那些温热的血液喷洒在脸上,他拿着滴血的刀,可能面带微笑的将刀插入女孩的身体,哼着轻松的曲调剥下女孩的皮肤,而那女孩很可能还没有完全死去,她还有着微弱的呼吸,发出自己最后的求救和挣扎。


Charles用红色的马克笔在小黑板上写下了‘冷漠’、‘仇恨’、‘变种人’这样的字眼,并且闭上眼睛试图在内心里还原当时的场景,然而内心的躁动和疲惫却无法让他集中精神。他甚至不知道嫌疑犯X是人类还是变种人,也不知道他身在何方、以及心中的所念所想。现在,他的同理心似乎变成了一种摆设,没有任何用途,只能使他徒增烦恼。


他能明显的感受到内心的烦躁情绪包围了他,此时的Charles更像是一个挣扎在水里的将要溺毙的人,所以他闭上了眼睛,不再继续思考下去。他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使自己保持着理智和清醒的头脑,此时此刻,他能清楚的听见屋外那些孩子们为了赶到教室跑动的脚步声和嬉笑打闹的动静。他睁开眼,看了一眼表才发现已经七点五十了,还有十分钟他的第一堂早课就要开始了。


Charles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如释重负,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控制着轮椅出了房间,准备着去教室上课,却正巧遇见了Raven。Raven冲着他笑了笑,并且向他道了早安,Charles也笑着回应了她。但Raven却细心的发现,对面的人心情并不是很好,他湛蓝的眼睛里溢着说不出的疲倦。并且Charles的黑眼圈十分的严重,似乎睡眠也很不好,以往的他是不会这样的。Raven微微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


Raven每天早上习惯去晨练,即便她没有上午的课需要准备。过后她回了房间,上午的空闲时光足以让她有时间去想昨天、以及最近这些天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她从窗口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了这几起案子的档案,并将它翻到了最后一起案件的记录。


一个强壮、健康的男人,深夜的泳池,被切割的等大块状的尸体、以及那枚遗落在案发现场的袖扣让Raven脑中一片混乱。


她似乎想起那个被遗失在泳池边的银色袖扣为什么会那么眼熟了,因为Charles有个完全一样的。他虽然而立已过,却还是改不掉自己骨子那一点贪玩儿的性格,依旧热衷于各类聚会和晚宴。正是因为这个,Charles会有许多袖扣、领带夹等等之类的饰品。Raven之所以对这对袖扣有着颇为深刻的印象,是因为这个袖扣是曾经Erik送给Charles的生日礼物,而Charles对这对袖扣爱不释手,恨不得天天戴在身上。


Raven不能、也不再愿继续想下去了。她心情有点儿复杂的看着手里拿着的袖扣照片和小小的透明的证物袋陷入了沉思。昨天,在她和Charles道过晚安后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下,而是去了会议室,并且拿走了袖扣和档案中关于袖扣的照片,Hank、Warren、和Scott——甚至所有人都没有过于留意到这照片,即便她拿走了也不会被人发现。


当时她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枚袖扣眼熟罢了,而现在呢,她却发现了这个袖扣和Charles的一模一样。


Raven的胃里一阵翻腾,她突然感到十分的惶恐不安。


这个袖扣究竟是谁的?Charles的?或者是嫌疑人X的?但无论这个袖扣究竟是谁的,它孤零零躺在那个沾满了血迹的案发现场,都让人感到不祥。Raven再三斟酌,最终还是拨通了Erik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随后被接通了。


“Raven?”她听到Erik的语调里有点疑问的语气。


而Raven却并不是一个喜欢客套的人,所以她直接把自己所想的一切一股脑的告诉了他,“你知道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吗?”


“什么?”Erik有点反应不过来,随即反问她,“你指的是那些凶杀案吗?”


“是的没错,那最近使我们很困扰,你知道CIA把它交给了我们。但这并不是最让我烦恼的问题,而是我发现——”Raven停了一下,思考着要怎么将及接下来的话告诉Erik,“这些案子似乎与Charles有关。”


“这怎么可能!你知道他——”


Erik的话还没说完,Raven接着对他说,“你还记得你那年送给Charles的生日礼物吗,那个袖扣。”


“……我在案发现场发现了它。”


Erik突然沉默了,连呼吸声似乎都停滞了下来,那边静默了将近有一分钟的时间,Raven甚至不确定他是否还在听,直到她听到Erik对她说:


“我觉得我们似乎需要见一面好好谈谈,尽快。”


Erik的语速很快,Raven似乎连他说的最后一个词的尾音还没有听清,对方就已经挂掉了电话,Raven愣了一会儿,她听的出Erik的语气有些不对,片刻后她将档案,袖扣的照片和证物袋收拾整齐放到了随身的包里,出了门去赴约。


两个人约见在了咖啡厅见面。这间咖啡厅还特别贴心的设计了包间来供客人谈论一些私人话题。Erik和Raven相视而坐,中间的木桌上摆着的是证物袋和袖扣的照片。Erik看了看照片,没有说话,又拿起了证物袋仔细的看了很长时间,久到Raven都快要开始不耐烦,他才放下东西。


两个人的咖啡都冒着袅袅的热气,雨后的阳光从咖啡馆的玻璃窗完透进来,恍惚的氤氲了两人的表情,对比着他们的沉默不语,咖啡馆里舒缓的音乐倒是显得有点儿喧闹了。Raven面对着Erik长久的缄默,担心着事情的结果,心中十分焦虑。


“这只袖扣是我送给Charles的那一对里的其中一个。”良久,她才听到Erik沙哑的回答。


那一瞬间Raven瞪大了眼睛,她不能相信这样的事实,所以继续追问着:“你能确定吗……毕竟可能有人买到一样的——”


Erik打断了Raven的话,“不,相信我,完全没有这个可能。”


“你们不知道,我对Charles……”Erik没有把这句话说完,Raven明显看到Erik躲闪的眼神,“而这个袖扣,是我亲手做的,全世界独一无二。”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只有空气中的灰尘还在起起落落着。他们尴尬的坐在那儿,面面相觑。毕竟这个失而复得的袖扣被找到并不能算是个好事。


最终还是Raven沉默了一会儿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她把咖啡往自己的手边挪了挪,然后打开了档案袋:“不说这些了,你还不知道这些凶杀案的具体细节吧?来看看这些吧。”


“第一名被害人在学校中的小树林被发现。他是名在校学生,溺死后被凶手剥了皮。”Raven语气沉重的讲述着案件的经过。


“第二名被害人是个刚成年的小姑娘,不知她的家人会多么悲痛欲绝——她被切割成等大的块放在了医院的冷库里……”


Erik听着Raven对他讲述着案情,自己也在翻看着报告,比如,第三位被害人在游乐园鬼屋被发现,头身分离。头颅从天而降掉到一个孩子面前,引起了很大的社会恐慌。还有第四个,他在市里一个有名的同志酒吧后巷被害,阉割至死,Erik看到这里禁不住挑起眉来。


他继续往后翻着,发现第五起凶杀案发生在停车场。死者被绳子勒住脖子窒息而亡。真他妈是个冷血暴力的家伙,Erik看到这里这么想着,之后他便看见了最近的那件案子。


正如你所看到的,Raven看了一眼Erik手里的报告,又看了一眼他,“最后一起凶杀案发生在市属游泳馆,而那枚袖扣也是在那儿被发现的。”


“我把这枚袖扣以及它的照片都拿到我自己这儿来了,”Raven似乎还是在解释着什么,“我十分确信这绝不会是Charles做的,我百分之百的相信他的为人做派。但是如果他看见了一定会多想,他已经够烦的了,案子来的措手不及、学校的教学任务又不能放下——Charles最近一直很累,精神不振、睡眠质量也很糟糕,给他看了只会让他更加烦恼……”


“他很累?”Erik很不礼貌的再一次打断Raven的话,脸上的表情是说不出的急切和关心,“他病了吗?”


Erik已经有几个月没有见过Charles了,他说不清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那就像是路边树丛里疯长的野草,他这样想着。


天启事件后,Charles的身体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Erik很是担心他的情况,所以才会在距离学校那么近的唐宁敦居住生活。在这期间里,他不断的、一次又一次的质问着自己,为什么没有留在学校照顾Charles?他错过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而现在自己最在意的人,却再一次因为自己而遍体鳞伤。


Raven难得见到这样的万磁王,她歪头想了想,然后:“没有。Charles很健康,他已经很久没有生过病了。不过说起来,也就是大概第一起案子发生的前后,他总是时不时的嗜睡,并且很疲惫,第二天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不过也许也因为他能力的缘故能够感应到这些事情的发生,受到了影响引起的不适吧。”


Erik拿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它已经彻底凉了,没有糖的咖啡凉下来显得尤其的苦涩。他仔细的听着Raven和他说的这些话,尽管她只是一带而过并没有细说,可Erik还是隐隐觉得哪儿有些不对劲儿,但是他自己却也找不到是什么原因。


“我们还不了解Charles知道了现在的状况没有,但大家现在能知道的是,现在外界所有的舆论都开始指向我们——X战警,”Raven搅动着咖啡,浅棕色的液体在白净的瓷杯里漾起了波纹,然后她放下了勺子,“你也知道,案发现场都有用血写成的“X”,再加上死者全部都是变种人,人类自然都认为我们是在自相残杀,继而有一些变种人也开始认为这一切都是X战警的大清扫行动,对我们产生了抵触情绪,这简直不可理喻。”


Erik也只好告诉Raven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他向来很少来做这种宽慰别人的工作,这一般都是他的老朋友,Charles常去做的,而且被宽慰的对象通常都是他自己。而现在他也不得不充当一次这样的角色了,Erik心里苦笑着,这可真不是他的风格。


Raven站了起来,告诉Erik她要回学校了,因为下午一点半有一节她的课,她不得不回去准备一下,而案件、以及Charles的近况如果有了新情况她会第一时间联系他的。


“你猜现在学校会欢迎万磁王的突然到访吗?”Erik也和Raven一起起身,并且这样问她。


Raven想对这种时候还如此隐晦表达自己情感的万磁王一个白眼,她当然知道Erik这样说的原因究竟是什么,然后她不可置否的回答道,“哦大概,如果我们的校长同意的话。”


——————————
已经一个月没更新过了qwq这些天考虑着这个文,文风好像有些散文化了(*´艸`*)虽然没什么问题但是也会慢慢改进吧,最近拖延症犯了,本来十一就应该发出来了,然而今天才校对完…接下来就不会这么拖拉啦,谢谢追文的大家!手比心(●'◡'●)ノ♥

评论
热度(16)
  1. 瑾宸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转载了此文字
    Chapter 5 ♡
 
© 瑾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