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二分之一

Chapter 6 ♡

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Chapter 6

当然,我们甚至不用动脑筋思考都知道,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校的校长——没错也就是Charles,对待这件事的态度会是什么样的。所以当Raven和Erik走进学校的时候,甚至没有过多人留意他们,除了一些刚刚入学的不谙世事的学生。

碰巧的是,他们正好遇见了刚刚下课走出教室的Charles。Charles其实是知道Erik这个时候会来学校的,他的能力当然能让他感知这一切。但是当他真正面对Erik的时候,依旧显得有点不知所措。气氛变得有点不对劲儿,空气里满是深秋草木霜冻后的气味儿,冰凉的、清新的,但是一呼吸却又让人觉得有些疼。他们俩此时也是各怀心事,Charles能够清楚的感受来自对方强烈的被压抑住的情绪波动,他很担心Erik,因为他完全不知道在对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而这些事情对Erik造成了什么影响。

两个人站在教室门口呆了很久的时间,直到教室里的孩子们都出了教室,只留下空荡荡的桌椅和黑板旁边散落着的几只粉笔做伴儿的时候,他俩才意识到他们将近在楼道里站了十分钟。Charles还没有来得及开口,Erik却先挑起了话题。

“如果你之后没有课的话,去外面走走怎么样,今天天气看起来还不错,”Erik对他说着,他认真的看着对方疲惫的脸,“而且我想你也需要足够的放松,Charles。”

这样的语气简直容不得Charles去拒绝他,他只好点头答应了Erik。

Erik意外的没有用能力来控制着Charles的轮椅,而是直接用手推着他往花园走去。他们走的很慢,一个有太阳的秋天的上午还不是让人感到太冷。学校里的草木开始凋黄,呈现出完全不同于春夏的衰败景象,枯叶在风的吹拂下飘进了旁边的池塘里,像一架架孤独漂泊的小舟。上午的操场上也并没有太多人,更多的是上课的学生们,所以也鲜少有人会注意到他们俩,阳光照在Charles身上让他渐渐温暖起来,甚至他都开始觉得热了,但这的确使人很放松,他这么想着,然后他们就走到了那片属于正在生长着的郁金香们的地盘。

“我本来以为你会让你最喜欢的那棵老树活过来的,”Erik偏过头去,对Charles说道,“我记得你说你小时候最爱在这儿荡秋千。”

“没错,但我觉得现在它们也很好不是吗,毕竟人总是要舍去一些东西才能得到一些别的什么,”Charles侧过头对Erik说着,然后他转过头去看那些还在生长的花儿们,他的脸上似乎还挂着点儿笑意,“虽然它们的花季要等到明年了。”

这是Erik第一次见到Charles笑的如此勉强。他曾经见过Charles颓废到放弃一切的模样,那也是Charles过得最痛苦的时光,他自己一个人,度过了无数个用酒精麻痹灵魂的、和那些不得不承受的肉体上疼痛和折磨的夜晚,一次次从静脉注射的药剂使他恢复了行走,却使他失去了他心灵感应能力。Erik脑海里还是他在五角大厦里见到Charles的样子,颓唐的再难找到他昔日的模样了。十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外表,却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内在和灵魂。Erik却觉得,Charles依旧风华正茂,年轻英俊,但他的心境却变得宛如初冬垂垂可殆的枯叶一般死寂无光。他再也、这辈子再也不希望自己见到那副模样的Charles了。

但是现在,他总觉得对方哪里很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Erik叹息道,“我都知道的,Charles,关于那些案子,你没有必要这么勉强。”

他看见一瞬间Charles眼里那片海上的灯塔暗了下去,那海面变得波涛汹涌,深不可测,但是似乎又是一瞬间,那片海就变得平静起来,似乎还是Erik熟悉的那片那温暖的海蓝色。他似乎都能感受的到湿咸的海风吹过来的感觉,那海面上来往的船舶一切安好,海底的鱼儿自由自在,那片海简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没有塞壬那妖冶的歌声,也没有暴风雨前的怒号的狂风。

“这没什么,你知道的,”Charles转过轮椅面对着Erik告诉他,“但是如果你知道了案情的经过,我觉得我们倒是很有必要讨论一下案情的经过,我觉得我们很需要你的想法。”

“这当然没问题,”Erik回答道,“但在此之前,我想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Charles看着他,眼里满满都是疑惑,同时他感觉得出Erik即将提出的这个问题很要紧,“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了,我的老朋友?我能感觉到你的情绪波动很不稳定。”

Erik似乎在犹豫着什么。的确,他正在想要不要把那个该死的袖扣的事情让Charles知道,毕竟那对于整件案子来讲太重要了。但是他不得不面对,人总是要面对不想面对的问题,毕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解决它们。片刻后,Erik对他说,“你记得那年过生日我送你的那对袖扣吗。”

这句话似乎一下把Charles带回了过去的那段回忆里,生日那晚的Party和狂欢,那些意义不明的暧昧的话,还有最后他们都喝多了,至少Charles是这样觉得的,那个吻。

他当然对那个袖扣印象深刻,Charles向来就不喜欢繁复的样式,所以Erik送给他的这对样式简单的银袖扣一下儿就让他喜欢上了,以至于到后来几乎所有的时间他都带着这对袖扣。

“当然,我很喜欢它。”Charles当然不会把自己多么喜爱这对袖扣的事情讲出来,他回过神来回答Erik,“怎么了吗?”

Erik发现Charles对于袖扣的事情似乎完全不知情,他心里真的开始慌了。Erik开始想,Charles并不知情,那么这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其实已经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结果,但是,这不可能。他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并且开始谴责自己为什么用这样的心思去揣度Charles。万一只是他一不小心掉在了案发现场?或者是被什么人捡到刻意放在哪儿陷害他?

“我觉得你应该回房间去看看,”Erik对Charles说道,“看看它们是不是还在。”

Charles完全不懂Erik的用意究竟是什么,因为他觉得这几起案子和他的袖扣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他被搞得有点摸不清头脑,但是他相信Erik让他这么做总是有他自己的用意的,“那好吧,”Charles跟他说,“那我们现在就回去。”

结果这对袖扣真的没有出现在Charles的房间里,又或者说它们是不完整的。无论他如何去找,那对袖扣中的其中一个,的的确确不见了。

Erik站在一旁,看着他翻箱倒柜的寻找另外那只袖扣,他却突然有点感到束手无策。现在的状况他感觉自己简直是招架不来,他甚至觉得这个冲击太大了,大到经历过这么多坎坷的他自己也难以接受。Erik知道自己似乎离真相不远了,但是他宁愿自己迷失在这个自己之前一直生活的幻象里,至少这里面没有苦涩和伤痛,而现实却显得太疼了。

“给。”Erik从口袋里掏出那只袖扣把它放到了Charles的手里,“别再弄丢它了,Charles。”

Erik的内心波涛涌动。秋风裹挟着夜的寒冷甩到他的脸上,有些疼,他甚至觉得眼睛都有些酸涩起来。他在Charles发觉他情绪不对之前匆匆离开了学校,甚至没有理会Charles的挽留。

Erik心里五味杂陈,无论是哪种可能,他都不愿相信那是真的。他的脑海里都是Charles,最初相见救了他告诉他不是一个人的Charles,教会他如何控制自己力量的Charles,告诉他自己可以帮助他的Charles,无论如何,他绝不会相信他会变成这幅样子。Erik告诉自己他一定是被人陷害了,但虽然这么说,他的内心还是烦躁不安,他都能感觉到自己身边停着的车辆开始颤动,于是他控制住自己的能力,走入了茫茫的夜色里。

天渐渐暗下来了,天也暗的一天比一天早。风还是刮个不停,路人们都低着头快速的行走着,Erik裹了裹自己的棕褐色外套,拐进了西路旁边的小酒吧里,找了个还算得上安静的地方,点了一杯usquebaugh-baul。

Usquebaugh-baul是威士忌的一种,译为“对生命有害的水”,这是一种很烈的酒,而此时的Erik急需烈酒滑过喉管进入胃里后的那种热辣感来平缓他内心的躁动。然而烈酒并没有平复他的心,烦躁和不安反而在他的心里继续发酵。于是他结了账,在酒保的目送下离开了酒吧,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他想着Charles——他现在在做什么?他在备课?还是在继续为案子的事情而烦恼?

中国有一句俗语,说曹操,曹操就到。在下一个转角,他就看到了他,Charles。

衣服上都是鲜血的,眼神邪妄的,同时并不符合逻辑的——他正在健步行走。

两个人目光相接的一刹那,Erik诧异的发现Charles的眼神并没有闪躲,反而对他勾起嘴角,缓缓伸出舌头舔下唇角的血,然后对他说。

“Come and get me.”

话音刚落,他就转身隐匿在了人群之中。

然而当他追过去的时候,Charlea已经不见了,而他却走到了酒吧附近那处废弃很久的防空洞。那个地方平时几乎不会有人过去,灰尘积了厚厚一层,并且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而现在,Erik才走到防空洞口就闻到浓郁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而当他借着路边的街灯看到了尸体时,愤怒简直在一瞬间填满了他的心,身边的铁制品不受控制地全部浮在空中,不安的动着。

那是怎样令人发指的场面啊。

那个死去的女人,身体被撕裂了,刀伤累累的倒在血泊里。惨白的脸上被刀子划得面目不清,却也不妨碍Erik看到她的眼睛——突然而至的惊恐让她的瞳孔缩小到极致。一支陈旧的中空的钢管斜斜插入她的颈部,鲜血从管子里喷射了满墙,冲刷了墙上陈年堆积的灰尘。

Erik又想到刚才看到的Charles了。

他觉得,他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画面了。


评论
热度(15)
  1. 瑾宸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转载了此文字
    Chapter 6♡
 
© 瑾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