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题系列」指尖飘雪

-

  现在,世界到处都落满了雪。


  

今天的这场雪下的洋洋洒洒,似乎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Charles向窗外望下去,花园里到处都是白色,那些冬眠的花草、枯败的枝桠、一尺多厚的冰层上已经有一层厚厚的雪了,远处似乎还有着微弱的灯光,在光底下一照,倒显得它们亮晶晶的,像是一堆不计其数的碎钻,又像是天边的星云被风吹了下来,一朵一朵的落在了地面。



  “都是上帝的头皮屑。”Charles这样想着,并且回身倒向了自己暖融融的被窝里。



  现在是平安夜的深夜两点。当然,你并不能指望着一个失眠的人有什么好脾气。在今天这样一个节日里,基本上人人心情都很嗨,这本来没什么,但是对于Charles来讲就显得有点信息量过大,他当然也喜欢这样的节日气氛,但是,按他自己的话讲,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用一个假脑子来承受差不多有几千万吨重量的欢乐。



  深夜来至,几乎所有的人都睡着了,这也终于让Charles的脑内世界变的渐渐安静下来,但是他偏偏跟自虐似的自己把一些有形没形的、酸酸苦苦的情绪从胸口里拎出来,扔进自己的脑袋里去,这让他原本就不太好的心情也仿佛落上了一层雪——哦,不,上帝的头皮屑。



  嗯,罪魁祸首当然又要归功于那个Xavier天才青少年学校里的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当Charles第十六次头脑清醒的翻过身的时候,他这么告诉自己。



  他觉得似乎自己心底里的一点儿什么东西抑制不住的往外冒,但是很奇怪也很有趣的是,一开始他自己并没有一点儿让它浮现出来的意愿,他只想安心的睡个觉啊。那是一段记忆,被搁置了很多年的记忆,久到似乎他自己都要忘记了——这只是开玩笑啦,毕竟Charles的心里就像装了一个冥想盆那样的清清楚楚。他把它重拾起来,拿着那个装着它的玻璃小瓶把它倒进了自己的冥想盆。



  他发现自己清楚的记得,那是二十年前的圣诞节。也就是“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好吧好吧,也就是Erik,Erik Lensherr还在学校的时候的那个圣诞节。Charles对着天花板翻了一个标准的白眼,很好,这个该死的平安夜他要注定失眠了吗。



  Charles的思绪跟着这段回忆开始漫无目的的游走,这段记忆对他而言永远都有着一点不同的、特殊的意义。它的温度永远是暖的,就像是寒冬里燃起的融化冰雪的篝火,它虽然开始像深秋的树叶一样开始泛黄,但永远都是清晰的,甚至是他们每个人的微笑和呼吸。



  但是他觉得似乎有的地方似乎又有点不大一样。Charles皱皱眉头,他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很奇怪,就像一部好好的电影原片被剪辑过似的。



  那天的圣诞节同样是个雪天,似乎还伴着轻雾,空气很凉,屋外很冷,但是这根本不能影响每个人的好心情。Charles自从早上一睁开就吵着Erik要去超市买东西,他今天要大展一下自己的厨艺。Erik表示Charles你是认真的吗,屋子里没有人想成为第一个因为食物中毒而死的变种人。



  Charles微笑着看着Erik,“说真的,在今天这么一个美好的节日里我不想脑你,亲爱的。”



  Erik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毕竟他可不想穿着吊带小短裙戴着假发浓妆艳抹的出门去买东西然后上第二天的日报头条。他按着Charles说的材料拉了张清单,然后就被打发出门采购去了。Charles全然不顾一屋子老小的眼睛,笑眯眯的亲了亲Erik的脸颊,帮他捋了捋领口上的褶子,然后告诉他早点回来,路上要小心。



  我们能怎么办,我们也很绝望啊。除了Charles外的一屋子人欲哭无泪,恋爱的酸臭味,比切开的洋葱还要辣眼睛。Raven捂着眼悄悄拉过Charles,然后问他,“哥,你不会真的要搞死我们吧?你确定你做出的东西能吃吗,我觉得我们似乎有必要提前准备一下出去吃饭。”



  “我用我的头发担保,”Charles告诉依旧捂着眼睛的Raven,“你们肯定都活的好好的。以及你捂着眼睛干嘛?”



  “没事儿,辣眼睛而已:)”



  然而这边的Erik在超市也并不愉快,临近年末,他不得不在超市里和挤来挤去的家庭主妇们一起选购清单上的商品,这让他有些烦躁,毕竟“让万磁王去超市选购食材并且从花样繁多的品牌里选一个最合适的”这样的事情想想就觉得很不现实了嘛。万幸的是,他并不是第一次孤身前来挑战这样的麻烦了,所以还招架的住,让他头疼的大概只有那张清单。



  牛排、洋葱、还有罗勒,Erik往下看,似乎还有诸如五百克的原味薯片四包、五个芝士布丁、三包好时巧克力棉花糖等等这种似乎原本根本不太需要的东西,当然,他还记着出门前Charles和他通的最后一通脑内电话里他告诉了自己什么。



  “别又挑挑拣拣把你觉得并不需要的东西在眼皮子底下自动过滤,不然你晚上就别想碰我了:)”



  这就是赤裸裸的要挟。过分,简直太过分了。所以为了他的性福着想,Erik也只能任命一样的逛遍了整个调料区、生鲜区和膨化食品区。



   等到Erik抱着一大堆东西走出超市的时候,雪竟然又开始下了起来。大片大片的雪花在地上又落了一层新的纯白的雪,覆盖了昨天那些已经被踩花了的。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拐过一个街角,街心公园里正有好几个孩子在堆雪人,打打闹闹的,哈气衬得他们的样子都雾蒙蒙的,但是Erik依旧可以看清他们兴奋的发红的脸颊。不远处教堂里的唱诗班刚刚唱起了Ave Maria,歌声悠悠的从远处传过来,轻柔的正如同那从天而降的雪花飘到了他的心底,融成了还带着点儿寒气的小水珠。街上到处都装点着闪亮亮的彩灯,还有挂满灯烛的圣诞树,它们多数顶部都有着一颗亮着的明黄色星星,这街景让他心里觉得暖洋洋的。



  他突然停下来。



  雪在他的耳边簌簌的飘落,落在他的肩头发梢,那简直瞬间就打湿了他的衣服和头发。但是Erik依旧不为所动,因为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童年,似乎也有着这样的圣诞节,明亮的彩灯和高大的常青树,一份父母准备给他的并不是太珍贵的礼物——但那也足够他开心好长时间,他也有过那样无忧无虑的和朋友打雪仗、堆雪人的日子,他奔跑、大笑,直到天黑下来不得不回家去。



  但是后来,一切都变得不同了。想到这里,他又不禁心头一酸。但这现在也只是过去式了,就跟这天气总会放晴一样。Erik抬起头来,看着阴着的灰蒙蒙的天,他的眉毛上落满了雪花。



  现在他有着可以并肩的伙伴,还有,当然,他有Charles。



  他并不是孤身一人了。想到这里他又往学校的方向走去,是啊,他有一个可以称之为像家一样的地方了,并且正在有人等他回去和他一起度过这一年中最美好的一天,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情呢。



  但当Erik抖落了满身风雪进到屋里的时候,哦其实他在门外大概就已经听到了屋子里叮当作响的厨具的声音,他微微皱了皱眉,继续往屋子里走,直到他到了厨房的门口,他听见Raven突然喊起来,“Charles!你在干嘛!!!”



  然后就是一阵叮铃咣当的什么东西掉了的声音。Erik也顾不上手里抱着的东西有多沉了,推门就进了厨房,然后就看见了一身面粉的Charles还有半身面粉的Raven以及拿着扫把来救急的Hank。三个人看见Erik似乎都是一脸懵逼,不得不说Erik觉得自己才是最应该一脸懵逼的,他大概环顾了一下厨房的惨状,不仅是刚刚搞得到处都是的面粉,还有弄了一地的鸡蛋壳,长桌还有没收拾干净的鸡蛋清和装饰蛋糕用的色彩各异的糖珠,柜子上还弄上了不上的糖粉。



  Charles也没想到Erik这么快就能回来,他用手微微抹了抹鼻子,这使他的鼻子上也蹭上了不少面粉,显得有点可爱又有点狼狈,他局促的跟自己的男朋友说,“呃……Erik,我……嗯……说真的其实我也没想到会搞成这样。”



  Erik直到听见Charles叫自己才刚刚回过神来,他刚刚一直沉浸在为什么会同意Charles进厨房感觉厨房像是被炸了要是这样会不会有一天做顿饭的功夫分分种学校就没了的恐惧中不能自拔。



  “……你似乎反应出了一种只有被我能支配的恐惧?”Charles另外的一只手里还拿着把铲子,显然他听见了Erik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念头,“但是我更希望你把它用在正地方,而不是我会不会炸了厨房和学校:)”



  Erik一边把闻声赶过来的Cassidy、Angel、Alex等人轰回客厅让他们继续玩儿他们像小孩子一样摞杯子的无聊游戏,远远的还能听见Alex反驳Erik说游戏很有意思这样的话,然后他转过身一边跟Charles说,“你知道我并没有这个意思的。”



  Charles撇撇嘴也不知道是跟谁较劲呢,然后他开始拍自己身上的面粉,最后却发现除了身上拍的像挨了打似的疼好像就并没有什么卵用了。Erik走过去,捡起掉在地上的那一大包面粉,把它系紧了之后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过身给他拍掉后背上落的那些面粉。Raven悄悄的给了Hank一个眼神,Hank当然明白她什么意思,天晓得他们多不愿意在这儿当人形高瓦电灯泡,还得冒着电压太高可能瘪了的危险。所以他们俩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你们爱怎么秀怎么秀吧!再见!



  Erik叹了口气,跟Charles说,“你说你这是何必啊,搞得这个样子,一身的面粉。”



  Charles一脸仿佛“这是我家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放飞自我的表情,耸耸肩跟Erik说,“我只想给你烤蛋糕吃而已,我从来都没有给你烤过蛋糕呢。”


————————————————————————————
应该会有下系列。

感觉OOC到我自己都不认识了!没关系反正都是我的锅!
答应机油的一篇放飞自我的甜甜甜_(:з」∠)_别打我_(:з」∠)_
正剧……另外一篇马上就会更啦【不想告诉你们另外一个作者去开了一篇德哈愉快的写了起来】【手动再见】

 
评论(8)
热度(16)
  1. 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瑾宸 转载了此文字
    ٩( °༥° )و ₎₎
 
© 瑾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