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二分之一

……月更一次感觉真是对不起大众OTZZZZZ
以及我最近在这篇文和小甜饼里不停切换总觉得自己要崩溃_(:з」∠)_

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Chapter 7


Erik的大脑里几乎一片空白,又或者说,他已经濒临崩溃到无法思考。他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的能力可以让他更快——他现在仅有的想法只剩下了跑。他在深秋十月末的空荡街道上狂奔,携着料峭的寒意。


  而现在Erik什么都顾及不上了,他只想快点赶到Charles的学校去,亲眼看见他的Charles——不考虑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理由,只有他真真切切的看到Charles,那怕他只能远远的看着。


  Erik已经可以看到学校塔楼的尖顶了。他停下来,打算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现在,他胸口起伏的很快,Erik自己可以感觉得到他的心跳,跑步使他过多的消耗了自己的体力,他正在不停的喘气,吸进去的寒气刺激着他的肺部和神经,但让他心跳加速的原因更多的是,当然,还是因为此时应该在学校里安然无恙的,处在睡梦中的那个人。
 
  他抬起头来,发现自己正身处校外那片最大面积的枫树林旁的道路上,他还记得,Charles很喜欢这儿,他在秋天喜欢看枫叶落下来的样子。Erik笑了笑,然后从回忆里抽出身来,他打算继续前进,这儿距离校门已经非常的近了。他走了还没有五十米的距离,就看见了前面不远处那个正走在铺满枫叶道路上的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的熟悉身影。


  Erik有点不敢置信的叫住了他,他看见看着前面的人慢慢的转身,然后注视着自己。


  真的是他,是Charles。


  Erik一瞬间怔住了,他并没有想到Charles会出现在这儿,“哦……Charles,这么晚了,你怎么……”Erik有些语无伦次,他并没有想好要跟自己的挚友说些什么,“不,我是说,你的腿……?”


  “静脉注射,你知道的。那些年常用的小把戏。”Charles的脸隐在阴影下让人看不真切,“我让Hank留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那些东西——说真的,它们实在太吵了,我现在只想安静一会儿。”


  他在烦些什么?


  这一刻Erik有多么渴望自己是一位读心者,只可惜他并不是。他不知道对方究竟在被什么所困扰,案子?课题?还是情感或者物质?又或是别的什么。他看不懂Charles,亦如对面对着带了那个头盔缄默不语的自己。一直都是Charles,他向来惯于做一个善听悲喜的倾听者,他生命中所承受的重量已经太多了。Erik突然就想到了那个他在对方生命中缺席的十年,Charles放弃了他的能力,用酒精麻痹他的灵魂和肉体,几乎舍下了生命中的一切。那个时候,他又在烦什么?


  “Erik,”Charles再次开口,打破了眼前的这片寂静,“我在想,你当初为什么会支持并且跟随了天启。”


  Erik没有想到,Charles会问他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其实在大战后他也已经给出Charles一个合理的解释,“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Charles,只是仇恨,”他这么回答到,“它再一次蒙蔽了我的眼睛和我的内心。”


  树叶被他们踩在脚下沙沙作响,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并不是太远的距离,影子却是越来越远,似乎怎么追都追不上。在Charles后面一点儿的Erik听见对方又问,“仅仅是这样?”


  Erik叹了口气,回答他,“只是这样,我的老朋友。”


  “其实你大可以告诉我,就没有别的什么?比如,”Erik看着前面人细白的脖颈和被风吹起来的棕发,“力量。”


  Erik觉得有点奇怪,他甚至还来不及反驳自己的观点和意见,接着Charles又说,“你不喜欢它吗Erik?谁会不喜欢这个呢。”


  他觉得自己仿佛幻听了一样,天呐,Charles刚刚说了什么?


  Erik深知他们两人在早年对于政治上的问题意见就一直相左,有关一切政见相关的谈话他俩永远不欢而散,甚至到最后连本是最应该平心静气的棋局都会因为他们某些完全相反的想法而搞的一团糟。可是为什么,Erik看着前面不远的Charles的影子想着,他刚刚说出的话竟然和二十年前还正年轻气盛时候的自己如此相似。
 
他慢慢止住了步子。许多不同的、纷乱的光影在他的脑海里交杂,重叠,不同的场景和话语,相互的交错纠缠着,简直就像这个季节枯死在泥土里的除都除不尽的蔷薇花根。Erik突然想到了那个下午Raven和他说的话,遗失在现场的那个和Charles一模一样的袖扣,还有精神不振、偶尔会嗜睡的Charles,重点在于,这时段竟然正好和犯案时间对的上。Erik认为他已经快要接触到案件本身的根源了,他不得不去亲眼面对现实。


  等他再抬起头时,看向前人的眼里满是复杂。


  几乎同时的,就好像感应到Erik所想,前面的人也同样停下了脚步。


  “你不是他,”Erik说,“你不可能是Charles。他在哪儿?他去哪儿了?”


“哦,我的老朋友,”前面的Charles慢慢转过身面对着他,往前走了几步,他几乎快要贴上对面Erik的身上去了。Charles——姑且这么称呼他吧,从他的舌尖上弹出的每个词都如同子弹一样贯穿了Erik的耳膜,“恭喜你终于发现了我——一个伟大的、可以替你实现你毕生理想的,我。”


  眼前陌生的人眼睛里再也不是他熟悉的蓝,倒像是地狱邪火融化掉的冰川留下的最后一抹倒影。Charles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再一次笑了,他伸出两只手指,指向Erik的眼睛,而后他握住Erik的手,贴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你不是想知道他在哪儿吗,”Charles看着Erik的眼睛,“这里。你的‘Little Charles’,在这里沉睡。”


  “沉睡”究竟做何谈Erik现在还并不算明了,可这并不妨碍他的怒气节节攀升。同一时刻,在昏暗的,显得有点儿惨白凄凉的月光下,许多人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震动,铁器与铁器撞在一起,铛铛作响的声音好像死囚的桎梏扣在了心上。


  “你到底是谁?”


“我亲爱的Erik,”眼前的这个Charles眼里满满的都是不屑和轻佻,那是寻常Charles眼神里绝不会有的东西,他向后又退了两步,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而Erik并不知道应该称呼他什么——显然,不可能是Charles。


  “我的名字?天呐我十分抱歉,这么久了还没有做自我介绍,这很不合乎我平常对待礼仪的观念。”眼前这个男人似乎能轻易猜透,或者说看透他在想些什么,他的力量远比Charles的还要强大得多,“那么请允许我做一个隆重的自我介绍吧,我是Charles的同胞哥哥,Francis Xavier。”


  一个哥哥?Charles什么时候有个哥哥了?Erik有些迷茫。曾经他们无话不谈,再到后来Raven也会提到两人幼时的趣事,但至始至终却从未听他俩任何一个人说过Charles有个哥哥。


  Francis却笑的更加欢快起来,以至于在树影下看着都有些狰狞:“哈!他,伟大的、受人尊敬的X教授,世人眼中的庇护神,他会承认我的存在?”男人的表情骤然改变,低垂下眉眼仿若欲泣,“我只是个,哦,我只是个可怜的小男孩。”尽管他这样说,可从Francis的表情上,全然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可怜之处来。


  他露出了狞笑,这在Erik看来是那么的刺眼又不可饶恕,而Erik也不敢想象自己脸上的表情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因为他再次感受到了地面的颤动。


  “Oh boy , slow it down.”几步之外的Francis慢慢的向Erik走过来,而后者突然发现,他似乎被什么东西所牵制住了一样,他的身体,他的神经,甚至他的思维,都变得动弹不得。Erik只能看着对方踱步而来,慢慢的靠近他。


  对方贴着他转了一圈,又用一只手指高高挑起他的下颌,左右摆动着仔细观察。Erik能够清晰感受得到他指尖上的温度,那有点凉,“我真的搞不懂他到底看上你什么了?”Francis皱眉,“一无是处、穷困潦倒,还被罪恶和仇恨所包围。不过——”


  说话的人嘴角又一次扬起。Francis在发笑,可Erik却并不感觉他在笑,反而让他感到了一股寒意。


  “我倒要谢谢你,Erik。”


  “Charles从未在别人面前提起过我。自从她来到这个家——”Francis满眼都是厌恶和恼怒,“他就把我关了起来,我只好独自度过了那么多年。那是一段……哦,十分、十分不好的时光,简直暗无天日。而你,恰恰是你,”他再一次走到了Erik的背后,苍白的双手慢慢环过后者的脖颈,轻轻搭在Erik的胸膛上,“拯救了我。”


  “世界上最愚蠢的东西是什么呢,Erik?”Francis对他说,Erik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对方呼出的热气喷在自己的脖颈上,那让他觉得一阵麻痒,“是人发自内心的情感,或者说,特指爱。”


  “这可能是你们两个被当做领袖一样的人物身上仅存的一点儿世俗风尘了。”他继续说着,“他深爱着你,而你却在他最需要你的时候离开了他。也正因为这个,我才能从那儿出来,见一见屋外的太阳。”


  Erik当然知道对方嘴里这个“他”指的是谁,他还来不及去考虑别的,对方又接着说。


  “而你,Erik Lensherr,”Francis的话慢悠悠的传进他的耳朵里,“我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你对他的感情是相同的——”


  “这可真是,”他继续说下去,并且撇了撇嘴,“愚蠢透顶了。”


  可Francis并没有丝毫留给他考虑以及自责忏悔的时间,那真的太突然了,Erik只觉得自己肩头的重量突然消失,那双手仿佛羽毛一样轻柔的划过了自己的后背,然后,咚的一声。


  Erik马上回过头去。


  他的身后扬起了纷飞的林间尘土,还有一地的枯黄落叶。


————————————————————
@瑾宸呀 艾特我的小基友٩( °༥° )و ₎₎
另,更新速度这么慢真是对不住qwq  

评论(10)
热度(19)
  1. 瑾宸九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转载了此文字
    ……月更一次感觉真是对不起大众OTZZZZZ以及我最近在这篇文和小甜饼里不停切换总觉得自己要崩溃_(...
 
© 瑾宸 | Powered by LOFTER